好墨 Hao.Ink

夏和帆的博客


读博的动机

硕士留学接近尾声,博士位置仍旧没有定下来。原因就是研一的时候换了研究方向,选择了遵循内心的兴趣。所以现在的积累仍旧偏少,无法获得最想去的实验室offer。在我看来,好的方向、好的导师屈指可数,所以自己仍然在等待一个时机进入到自己理想的实验室。

不得不承认,自己有过一段时间的焦虑。最黑暗的时间段大概是研二下学期,我甚至有寻求过学校心里咨询的援助。但现在反而心如止水了,一方面感谢自己还算强大的心理调节能力,但更重要的是感谢来自家庭的鼓励和物质基础,能支持我Gap几个月继续寻找博士位置。

有的时候我在问自己:自己想要读博到底是热爱科研还是一种执念,亦或是其他原因?

如果是因为执念,我会思考这样的动机意义几何。执念是一件既可怕也不可怕的事情。“可怕”的简单的例子就如B站、知乎上考研二战、三战的视频。在中国国情的背景下,错过秋招,全职或半兼职的多次考研,在多数人眼里无疑是脱离社会的“异类”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执念也是许多人事业有成的内在动力,例如对梦想的执念往往会让人忘记短暂的痛苦。

至于我读博的动机,坦诚地说,也有执念的因素。如果执念可以理解为心理上的“想要”,那我承认,我很想拥有一个博士学位。如果忽略博士学位带来的价值,或者需要为这个学位付出的努力,博士学位单纯的可以给我带来了一种“与大多人不一样”的感觉。这种“与众不同”绝不是说想要高人一等——我甚至觉得能够在全世界流浪也是一种绝佳的生活方式——我只是单纯的是觉得很酷罢了。

但除去执念,读博也有许多客观动机。在这里我提最为重要的一点,我认为读博是我现在拥有的众多选择中,能带我去到我想要的终点几率最大的方式。

我想要去到一个怎样的终点呢?

实现个人价值的终点。

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与经历,也会有不同的个人价值实现方式。对于我来说,力所能及的影响到他人或社会就是能使我感到意义的方式。在我看来,一份在企业的工作很难实现我这样的理想。倒不是说在企业工作无法提供社会价值——单论企业的税收就足以为社会福祉做出巨大贡献了。只是我觉得在企业的工作很多时候为社会的贡献是加法,那我个人需要的满足也会是加法。有,但远远不够。

如果我能够通过某种方式,发现一种新的物质或者方法、或是创造新的工程技术,那无疑我能得到最大的满足感。

而这种方式,我能想到的最好方式无疑是读博。相比进入企业需要经历少则一年、多则三五年的“经验积累期”,读博可以让我更加直接的投入到创新力培养当中去。更不用提若能成功获得博士学历,本身拥有的技能也能够满足大多数企业的需要了。

当然,除此之外,我也相对看好我所在的领域。我的本科是微电子专业,研究生阶段选择和和神经科学的交叉方向——生物电子。就算一些“新奇技术”——例如脑机接口——无法短期实现,在寻求这些“终极”技术的过程中所积累的技术——比如各种新型的传感器与相关电路的设计方法等等,依然有广大的应用前景,能够为社会带来巨大的影响。

2022年3月 苏黎世